<

金沙国际-首页官网

【桥梁专家】科技创新推进桥梁事业发展 ——专访桥梁专家任旭初

发布时间:2016-05-19


\

科技创新推进桥梁事业发展

——专访桥梁专家任旭初

 

采访者:您是新中国第一代建桥人,您开始从事这一事业时大家国家的铁路桥梁建设情况是怎么样的?

任旭初:1957年武汉长江大桥建成前,长江上一座桥也没有,只有黄河上修建了两座桥,一座是京汉线上的郑州黄河桥,由比利时法比企业修建,全桥长3010米,是我国第一座铁路桥。由于桥墩桩太浅,黄河汛期需年年抛石防护,1958年还发生水毁桥墩、钢梁坠落导致京汉铁路中断事故。

另一座是津浦线上的泺口黄河桥,该桥全桥长1255.2米,由德国孟阿恩企业修建,为当时我国最大跨度的桥。1934年,茅以升主持修建钱塘江大桥,全长1453米,为了避免钱塘江涌潮的冲击,桥址选在上游,主桥基础采用气压沉箱,当时钢梁、设备都由外国进口,主桥部分也由外商承包。1937年建成的钱塘江大桥,通车仅两个月,为阻止日寇南下自行炸毁,后来才修复。

采访者:您是预应力梁方面的专家,预应力梁的发展经历了怎样的一个过程?

任旭初:众所周知,混凝土的抗压性高,但抗拉性很低的脆性材料,因此普通钢筋混凝土梁的抗裂性是很差的,要发展钢筋混凝土结构,势必要对混凝土施加预应力,以提高它的抗裂性。

我1957年参加工作时,国内预应力梁还处在试验、研究探索节段,苏联的柯罗夫金体系和法国的弗来雪奈体系争论不休。混凝土结构的可塑性很大,在桥梁工程乃至整个土建工程中都可广泛使用,预应力混凝土的出现彻底解决了普通钢筋混凝土抗裂性差的问题,得到了广泛使用。预应力梁价格低,可就地制造,也可工厂制造、架设,非常适合中国国情。

现在悬臂浇筑的预应力桥跨已经达到了530米,预应力桥跨迅猛向大跨度发展,这与我国工业、科技发展有密切关系。50年代直径5毫米的钢丝强度为120兆帕,现在为186兆帕,而且现在一般每股钢绞线由7根直径5毫米的钢丝组成,锚具张拉多股钢绞线后,最大承受拉力可达500吨,远超50年代的60至120吨。现在所采用的混凝土由于掺加了高效外加剂,初凝时间为8至20小时,70米梁800方混凝土能在8小时内完成初凝,达到了工业化生产水平,这些创新都来自科技的进步。

采访者:钱塘江二桥的建设,开创了我国在强涌潮河段造桥的先例,您当时任该桥指挥部总工程师,最大的体会是什么?

任旭初:首先要掌握大自然的规律。当初修建钱塘江二桥面临的最大困难就是涌潮,最大流速可达每秒8-9米,产生的水流撞击力可达每平方米4-5吨。但是潮水是因太阳、地球、月亮相互产生的吸力产生的,有其规律,所以大家根据涌潮的规律及河床情况进行施工组织设计。比如,南岸河床高水浅,船只无法进入作业,大家就用双栈桥龙门吊机进行作业;北岸水深,只能采用水上平台作业。7月至9月是潮水最大的时期,因此桥墩平台的浮运、定位建设施工都在涌潮较小的上半年进行,下半年在平台上进行钻孔作业,一切都是为了避让涌潮的锋芒。

采访者:1994年起,您负责引导了汕头海湾大桥及西陵长江大桥工程有关技术工作,当时悬索桥有哪些发展?

任旭初:大跨度的悬索桥当时在国外已有,如美国旧金山的金门大桥早在20世纪30年代就已建成,但是我国在偏远山区只有原始的、简易的悬索桥,现代化的悬索桥当时仍是空白。首先是没有专用的设备以及可靠的缆索防腐方法,进口费用又太高。大桥局当时借助“四位一体”的优势,由大桥局的桥机厂和船管处自主研制成功了设备“三大件”,为我国悬索桥的施工开创了先例。大桥局在悬索桥主缆安装、线型控制、猫道安装、箱梁安装方面都探索出一套完整的经验,是现代悬索桥工程的开拓者。

采访者:您曾引导了多座转体桥的施工,这种施工方法有何特殊性?

任旭初:转体法施工本身并不特殊,它是在高山峡谷或者跨越既有线铁路、公路等特殊环境下的一种施工方法。转体法就是把半跨梁体重心放在一个磨盘上,用千斤顶牵引钢绞线使半跨梁体转动,最终两个半跨梁体在中间合龙。我引导的黄柏河下牢溪桥转体重量是3600吨,跨度为160米,后来贵州北盘江转体重量是10400吨,跨度为235米,深谷是300米,当时是世界之最,它们为桥梁施工开辟了新的方法。转体法施工在北京五环、六环、郑州等需跨越既有线路的施工中得到应用,转体重量已达到30000吨,开拓了桥梁建设在特殊环境下施工的新技术。

 
人物链接

任旭初,江苏人,1935年生,1957年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桥梁专业。教授级高级工程师。历任中铁大桥局四处总工程师、处长,大桥局副总工程师等职。

先后参加了南京长江大桥、京秦线青龙河大桥、长东黄河特大桥、钱塘江第二大桥、缅甸仰光丁茵大桥等重点工程的施工,在桥梁建设领域取得了较突出的成绩。1998年退休后被聘为中铁大桥局集团企业高级技术顾问,引导了汕头海湾大桥、芜湖长江大桥、贵州水柏铁路北盘江大桥及北京五环线桥转体施工;提出了长水域桥梁基础施工采用整体钢沉井(围堰)浮运、锚锭预应力束定位方法,并在天兴洲大桥得到实践,为深水基础施工开拓了新的思路。

数十年参与建设的工程项目中,“成昆铁路建设”1985年荣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;“在强涌潮河段修建长联大跨的钱塘江第二大桥技术”1995年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;“汕头海湾大桥主航道现代悬索桥”1998年获铁道部科技进步特等奖,1999年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;“钱塘江二桥涌潮河段基础设计与施工技术”、“钱塘江二桥正桥长联大跨预应力混凝土连续梁的设计与施工”、“西陵长江大桥”分别获得1993年度、1994年度、1999年度铁道部科技进步一等奖;“钢吊箱整体浮运锚墩预施拉力定位、兼作钻孔平台方法”获国家发明专利,并获2005年武汉市发明专利铜奖。1995年被评为全国铁路优秀科技工编辑,同年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,1996年获铁道部南昆铁路建设立功奖章。2001年芜湖长江大桥正桥上部结构施工技术,获大桥局科技进步特等奖,2004年斜拉桥单铰转体法施工获大桥局科技进步一等奖。

《钱塘江二桥在涌潮河段上的修建》1990年在全国桥梁学术会议上发表,被评为大会优秀论文,并推荐给国际桥梁学会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